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记忆长河>>>学校生活>>>往事 谢姐
往事 谢姐
发表日期:2014/1/27 9:30: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xielao 已被访问 379

 

人最可珍贵的就是记忆,没有记忆就没有人生。

 

       往事

 

最近获悉北京门头沟上苇甸村,是北京郊区有名的“泉山之地”风景区,有地铁,公交车,出租车直通。那里依山傍水,残留的老宅、老井、石碾展示着古老的韵味,是历史古迹和寺庙文化密切相关的古村落……

真乃沧海桑田,又仿佛昨天。上苇甸村,半个世纪前门头沟地区的一个小山村,在我们很多同学老师的人生中都留下记忆。

1964年秋冬,学期结束前,根据上面的要求,大学生要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即《四清》运动,我们班就在上苇甸村,在这里,我们亲身经历了二个多月的《四清》运动锻炼。

那时的大学生,学政治参加政治运动比学知识学文化重要。从入学起,经常下午以学习小组为单位在宿舍里政治学习,学“九评”;学《两报一刊》社论,都是雷打不动。虽然如此,并不真正懂得政治是什么,毕竟是从小学到大学,从书本到书本,不了解现实社会,不了解历史过去,思想极为单纯,每逢学习讨论的时候都是照本宣科,鹦鹉学舌,“矮人看戏何曾见,只随他人说短长。”

直到参观王光美的桃源经验展览,听关于“前十条”后十条的报告,才知道原来我国农村“三分之一左右基层单位的领导权不在我们手里,而在敌人和他们的同盟者手里”,这才感到政治不是纸上谈兵,是你死我活的。

1964年秋冬,学期结束前我们被通知要参加《四清》运动了,要“扎根串连”、“访贫问苦”、“同吃同住同劳动”,我诚惶诚恐,不知道这运动怎么个搞法,怎么参加,怎么做才不犯错误,心里惴惴不安。

事实是,参加了为期二个多月的《四清》运动,主要是修梯田。回校后,痛快的洗个澡,洗洗衣服被褥,有的同学灭了虱子,就都放寒假回家了。

半个世纪过去了,时过境迁,对于上苇店的记忆早已封存在记忆的盒子里了,如今一旦被打开,没想到,鸡毛蒜皮的小事一下子都跑了出来。

记得那一天,我们全班同学在西直门上了火车,在门头沟下了火车,正值秋高气爽,背着行李,排着队,走上了崎岖的山间小道。山路旁是低矮的灌木,已呈现出秋天的凋零。三十多名同学,从高到矮排列,高个子男同学走在前面,女同学在后面,我排在女同学前面。上山本来就吃力,领队的老师热情高,不时的要大家唱歌,喊:“一、二、三——四”,累得我喘不过气来了,又不能掉队,只好拼命地跟,有一段艰难的上坡,体力消耗几乎到了极限,心像要跳出来,实在走不动了,头脑里闪出了一个极端的念头:晕倒吧!晕倒了就有人抬着走了。这是一生中最重的体力活了,比我工作后背一百斤水泥累多了,所以记得牢固。

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上苇店村了,在大树底下休息,等待有人来接洽安排。回头看,我后面的女同学几乎都掉队了,离得好远好远,过了很长时间她们才摇摇晃晃疲惫不堪地终于走到了。我非常后悔没有和她们一样掉队,我不该逞强,险些丢了小命。

后来,我们就被分配到各家各户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了同劳动了。我和马兰同学在一户人家同住,这一家,因为男主人在门头沟煤矿上班,有工资收入,房子比较大,屋里干净整齐,有个烧煤的地炉子,屋里总是暖和和的,比其它家条件好得多。在另外一家吃,这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赤贫,男人和女人都极其老实本分,话也说得少,孩子从大到小一排,我们都分不清哪个是老三哪个是老四,不过,炕也总是热乎乎的,大概是门头沟地区煤多,不要钱。

没有让我们扎根串连。第二天,就下地和农民同劳动了。这里是山区,没有大片的良田,只有一小块,一小块的梯田,我们就垒石头修梯田。北方冬天的太阳暖洋洋,劳动也不累,挺舒服。一天之内总要休息几次,时间不固定,那时老百姓都没有手表,只要听到领头的喊:“抽袋烟了”,大伙就是开始休息了。喊得有抑扬顿挫,很好听,我们都很欣赏,也学会了,后来,一有机会,我们就喊“抽袋烟了”。

休息,就是坐在石头上晒太阳。

一天吃两餐饭,下午收工比较早。我们都是吃惯一日三餐的人,突然变成一日二餐,起初还能够忍受,慢慢的就感到饥饿了。就是一日二餐也没有吃饱。吃饭的时候,看着孩子们褴褛的衣裤,黑黢黢的小脸,眼巴巴的目光,哪里还好意思吃饱,都是八分饱就放下筷子了。我干活肯出力,不会偷懒耍滑,到下午干活就没劲了,好在大家都没劲了,没有听到“抽袋烟了”就有人自动休息了,收工往回走的时候常常无精打采。

村里有个小卖店,卖日用品和糖果点心,我们不敢去光顾,因为下来之前就宣布了纪律,不能私自行动,尤其不能买吃的东西。我和马兰都胆小怕事,不敢违反纪律,有心想买点吃的点补点补,不敢。

后来,在每天上下工的小路上,常发现有破损的饼干包装纸,起初没在意,后来突然间如梦初醒:一定是我们同学偷偷买饼干吃了。因为贫下中农买回去在家里吃,不会把纸丢在路上,只能是我们的人才这么干。这样一想,无形中像是有人给壮了胆,我们俩人悄悄的去了小卖店,看到没有熟人,买了一包饼干急忙出来了,饿了的时候偷偷摸摸塞嘴里几块。回到学校以后慢慢知道了,很多同学都这样干过,只是互相之间保密,怕挨批。

除了修梯田,还做了一件事,就是访贫问苦,给贫下中农写家史。三个同学一组,我们这组我执笔,写的好像是姓卢的贫农家。真是又贫又苦的一家人,记得在家史中我用过一句老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表现男主人悲苦,其它写了些什么忘得一干二净。马兰是另一组的小组长,一天晚上她开会回来跟我说,系主任只对我们组写的还算满意,其它的都不满意。

有一天傍晚,校党委张书记来了,全班同学集中在小屋里,张书记盘腿坐在炕中间,同学们围着他,听他讲。他声音低沉,屋里烛光暗淡,气氛神秘,我忽然想起《暴风骤雨》那部电影了,想起肖队长和他的土改工作队。

大家把张书记送到门外,他讲些什么我一点不记得了,头脑里只留下穿着黑色长大衣的张书记瞬间消失在夜色里。

还有一位被我们称为“山顶洞人”的老人,一位五十几岁的孤寡老人,高高大大的,看上去身体不错,那个时候,五十几岁就是老人了。老人不在村里住,住在村外路边的山洞里。班上一个男同学被分配与老人同住,不知道是谁第一个称呼老人为“山顶洞人”的,我们大家也跟着称“山顶洞人”了,反倒是不知道老人姓甚名谁了。我和马兰曾经做好事,帮老人洗过衣服。那个洞很大很大,里面敞亮。

第二年的“五一节”,老人来北京了。首先去了北京农机学院,那里他认识的学生很多,都是同我们一样,在上苇店搞四清结识的,而后,到我们学校,找我和马兰还有原来和老人住在一起的男同学,一共有十几个,大家一同到天安门前拍了一张照片,大概是老人唯一的一张照片,在祖国伟大的首都天安门前。。

夏天的时候,因为惦记老人,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又去了上苇店,白天我和马兰把老人的棉被棉褥拆了,洗了,做好了,夜里就与老人一同睡在山洞里,老人睡在洞口,我们睡在里面。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学校也一样,以后再也没有去上苇店了。再后来,文革大乱,自顾不暇,从此,上苇店和山顶洞老人自然而然的被封存在记忆的盒子里了。

如今获悉上苇甸村,是北京郊区有名的“泉山之地”风景区,旅游地,有地铁,公交车,出租车直通,非常欣慰。生活在这么优美环境中的上苇店人一定是丰衣足食,其乐融融。山顶洞老人应该在另一个世界里了,在那个世界里也会活得很好,有儿有女有婆娘,不再孤寡。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huisen
(2014/3/18 20:22:00)

喜欢谢姐的回忆文章,真实再现,引人入胜!


颐翁 文友 桃花
(2014/2/1 12:05:00) [118.186.151.]

北京郊区现在还有许多穷地方啊

随着城市化速度放缓

也许农村会有所改变


颐翁 文友 桃花
(2014/2/1 12:02:00) [118.186.151.]



拜年啦!

颐翁有诗叹曰,
汉字渊源流香久,马年翁戏菱形诗。
说马戏马马年趣,奉献网友乐迟迟。


谢姐
(2014/1/27 17:53:00) [27.221.23.]

交钱和粮票。所以派到最贫困的人家去吃饭,给人家留下一点补贴


霁宇
(2014/1/26 21:18:00) [171.216.152.]

让我想起尘封的往事。我们是到一个叫芳草地的地方,很美的名字。吃派饭,有时要拿一根棍子,因为狗多,要冲进去,但只要一到屋里,狗就老实了。记得是交粮票和钱罢?那时我因动了盲场手术不久,就没让我劳动,每天就去写什么家史之类的。记得有首歌叫什么火烧王家山,好像是忆苦思甜的歌?细节很多,记不真了。请玉林来回忆一下,他记性好。

 发表评论:共有 9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备案号:湘ICP备05003889号

风雨同舟家园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风雨同舟家园 QQ:163588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