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旅行天下>>>神州大地>>>谢姐陪妹妹参观大邑地主庄园
谢姐陪妹妹参观大邑地主庄园
发表日期:2014/1/14 18:04: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xielao 已被访问 392


陪妹妹参观大邑刘氏庄园

妹妹从沈阳来,住了一个多月,我陪她去了一些她感兴趣的地方,其中有大邑安仁镇刘氏庄园。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城镇不在大小,出大事则闻名。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这个西部小镇就是因为出了个大地主刘文彩和大型泥塑《收租院》家喻户晓。

我和妹妹都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对那一段历史记忆犹新——一九六五年,四川美术学院师生为配合“四清”运动,创作出大型泥塑群雕《收租院”》,在全国各地巡回展出。中央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以此拍了纪录片,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受到了深刻的阶级斗争的教育。影片的感染力极强,致使电影院内抽泣声音一片。结尾时,群情激奋到了高潮,都情不自禁跟着喊:“打倒大地主刘文彩! “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那情景像刻在脑子里一样,今生今世抹是抹不掉了。

我和妹妹都记得有一个叫冷月英的女人,揭露刘文彩庄园中有个水牢,专门关押交不起租的农民。水牢里的水齐腰深,身体壮实的农民在水牢里关押几天,不死也要脱层皮。她自己因为欠刘文彩5斗租子,刚生孩子3天,就被蒙上眼睛抛进了水牢关了77夜。”文革期间她到处做忆苦思甜报告,据统计有1000场,听众达到1百万人次以上。

从那以后,刘文彩成了家喻户晓、最大、最恶、最残忍的大地主。他的收租院成了血腥的人间地狱。刘文彩和他的收租院臭名远扬,大邑县安仁镇因此闻名全国。

妹妹问:《收租院》还有吗?我说:十年前我们去的时候还有,如今有没有不知道。妹妹说,听说很多是编出来的谎言,怕是没有了。我说:去了才知道。

妹妹说的有根据。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思想解放的大潮席卷中国,不可避免地也要席卷庄园陈列馆。陈列内容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公开质疑。一些骇人听闻的故事被证明是子虚乌有,包括冷月英揭露的水牢。在多次被调查之后,冷月英情急之下脱口而出道出了实情:“你们追着我问什么?又不是我要那样讲的,是县委要我那样讲的,要问,你们问县委去!”知情人还证实,所谓水牢,是一部分人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硬是把庄园里的存放鸦片的润烟池毁掉,又加深加宽挖了一下,建成一处水牢,摆上道具。

这些真相现形之后,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第一次参观的时候《收租院》仍然存在,二十年过去了,如今存在与否不知道了。

大邑县安仁镇离成都只有50公里。早上,儿子请假了,开车直接送我们到大邑县安仁镇树人街。刘文彩的地主庄园就在这条街上。街道干净整洁,人很少,大多是参观的。这条街上有八个公馆和安仁中学。这安仁中学是成都市重点中学,当年叫文彩中学,都是当年刘文彩投资修建的。

从大门进去, 就是占地面积百余亩老公馆。正对面是堂屋,两边是客厅,再里面是内院。内院有刘文彩和几个老婆、几个儿子和几个女儿们的住房。那个年代的地主家的公馆,土气十足,里面黑不溜秋的,虽是雕梁画栋,红木家私,终归不如现在的豪宅有气魄。还有绣花房、书房、佛堂、风水墩、龙泉井等我们没有兴趣仔细看这些,跟着前面的解说员一路走过去。

沿着黑黢黢的过道走,看到木牌上标明“鸦片烟室”。 解说员说,这里是刘文彩用来放鸦片的地下仓库,就是当年的“水牢”。今日的“鸦片烟室”是个大地窖,黑洞洞,空空如也。原来的道具——水,铁囚笼、三角钉等阴森恐怖的刑具,以及血水、血手印都消失了。

水牢没有了,成了鸦片烟室;“地牢”、“行刑室”也没有了,成了“年货室”、“瓷器室”。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政治搅合在其中。

随后,我们进入《收租院》。

经历四十多年岁月,泥塑群雕依然健在。泥塑通过交租、验租、风谷、过斗、算账、逼租、反抗七个组部分,以连续性的情节,揭露了大地主刘文彩,以收租为手段,剥削农民,迫使农民奋起反抗的全过程。一百多个与真人一样大小的不同人物,已经陈旧了。通过艺术家们的艺术加工,刘文彩的阴险毒辣,狗腿子的凶狠残暴,贫苦农民卖儿卖女,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苦难、仇恨、愤怒被艺术的语言夸张到了极致,创造出来的夸张效果,一下子带我回到以阶级斗争为钢的年代……充满残酷、仇恨、血腥和暴力。

《收租院》依然存在,依然在感染着参观者。年轻妈妈给孩子讲:地主就是坏蛋,坏蛋就是地主。

经历过几十年的人生阅历,到了这把年纪,最喜欢看的是轻松的喜剧,本能地远离血腥和暴力,我走马观花看过去,就匆匆离开了展览室。

在展览室结束处,挂着郭沫若手书:“一入收租院,难忘阶级仇”。这是当年郭沫若参观《收租院》后,即兴填了一首《水调歌头》:“一入收租院,难忘阶级仇。大邑土豪恶霸,暴发一家刘。水牢地牢连比,长枪短枪无数,随意断人头。苦海穷人血,粮仓地主楼。”。不同的是,如今,这首词只剩下最开始的两句了,后面的都甩掉了。

妹妹退休前是数学老师,凡事认真,一丝不苟,又是初次参观,看得很仔细,一个人去了雇工院。我坐在树阴下休息,身旁一位知识分子模样的中年男人,主动与我聊天。中年人说:前几年凤凰卫视搞了一个电视片,很详细,说了刘文彩的一生。他干过的坏事,做过的好事,连刘文彩与几个老婆的家事都说的非常详细。刘文彩不像《收租院》里讲的那样。问我看过没有,我说,没有看过。他说:你们老年人最应该看看,你们那个年代受骗太多,中毒太深,不知道真相。一时间,我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如何对答。过后,越想越不是滋味,无缘无故被他教训一通,好像我们老年人都是糊涂蛋。为什么会让他有这个印象?大概是因为我白发苍苍,着装不光鲜,确认我改革开放没沾光,怀念毛时代的“穷光荣”,“大锅饭”,才到这里怀旧的。

妹妹出来了,说:雇工院很大,管理严格等等。我无心听,还在回味中年人说的话。

随后,我们走出了公馆。回头望,公馆大门的左侧挂的是“刘氏庄园博物馆”的木牌。据说,虽然没经历改朝换代,木牌却更改了几次。上世纪50年代是“大邑地主庄园陈列馆”,到“文革”时期是“大邑阶级教育展览馆”,“文革”后是“地主庄园陈列馆”,今天是“刘氏庄园博物馆”。社会的变迁,把历史的真相变得扑朔迷离,每每显露出它不一样的面目,就像这块木牌。

在临街一个小书摊上,出售一些有关刘文彩和《收租院》的书,随手拿起一本,书的封面是一个老头儿,看起来有几分慈祥的人告诉他就是刘文彩。还说,刘文彩不是外面人讲的荒淫无耻。他结过两次婚,纳过三个小老婆。与同时代的人相比,不算过分,与今天高官大款比,更是小巫见大巫。我没有买他的书,这种书我不喜欢买。

回到家后,在网上浏览。关于刘文彩和《收租院》的信息很多。一位叫笑蜀独立学者199911出版《刘文彩真相》一书。据说作者做了大量的田野调查,在看来,长久以来人们熟知的那个“集中了人间一切罪恶”、面目狰狞的“刘文彩”,只是一具因意识形态需要而夸张、虚构、制造出的“政治恐龙”,真实的刘文彩极其复杂,他既搜刮民脂民膏、助长烟毒,又慷慨兴学、济困扶危《刘文彩真相》为恶霸地主刘文彩还原了本来面目。

作者还质疑《收租院》,是背离事实,根据政治斗争的需要,虚构出了一个完全不存在的收租院。

那个时代就是这样。以阶级斗争为钢,文学艺术,文化教育统统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编瞎话是常有的事,是革命的策略和艺术。当年时髦的语言是:“政治斗争无诚实可言” , “谎言一万遍就等于真理”。经历过那个年代的我们所以能够见怪不怪,原因是接受教育后没有了自我,麻木不仁。

作者说:问题在于不论刘文彩及其家人有多么大罪恶,首先必须要实事求是,不能随意捏造出子无虚有的罪状强加一位具体对象,这本身就非常不道德,它置于当时阶级斗争的运动下,对刘文彩本人的名誉诋毁是小事,但给他的后人造成的难以承受的迫害。

正是《收租院》激发了人们的怒火,在阶级斗争的“革命”名义下,可以肆无忌惮地虐待、屠杀、侮辱地主反革命分子,刘文彩的二孙子刘世伟一家,因为家庭成份和“收租院”逃到四千公里外的新疆库尔勒上游公社独立大队落户,但最终逃不过《收租院》“牢记血泪仇”的宣传攻势,当地农民把他用绳索勒死,他的妻子和两个小孩(大的两岁,小的还在吃奶)被斧头劈死……

四十多年后,编瞎话的冷月英道出实情,不知道虚构出了一个不真实的《收租院》的艺术家们,是不是也应该为这组作品造成的人道灾难表示一点点忏悔,还历史一个真相呢?如果当年一切为了无产阶级政治服务,违背良心和道德,那么今天,还没有一点反思和道歉,起码为人不厚道,更谈不上基本的艺术良知;如果还为当年的辉煌而青春无悔,只能令人鄙视。

历史到了今天我们在构建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我喜欢听胡锦涛讲的:“我们所要建设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应该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尤其喜欢他解释的:“诚信友爱,就是全社会互帮互助、诚实守信,全体人民平等友爱、融洽相处”。按照这个标准,我想,类似这样以阶级斗争为钢,为政治斗争服务,编造莫须有的谎言,制造阶级仇恨,鼓吹暴力革命的《收租院》,进入历史的博物馆吧,让今人后人知道什么是谎言暴力。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霁宇
(2014/1/15 15:39:00) [61.157.42.]

去年我去过。收租院雕塑还在。其实财主也是两面的,有好有坏的方面,我们主要是为了阶级斗争将什么都往上套,就弄出假的来了。包括半夜鸡叫、白毛女。


jinzhe
(2013/8/30 6:34:00) [106.120.137.]

中年男人说我们这一代人在那个年代“受骗太多,中毒太深,不知道真相”的确有一定道理。不说别的,就刘文彩收租院这事,当时给人们打上的烙印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地主都像刘文彩一样坏,只要挂上“地主”的名就是大坏蛋!——至今我们也不知道真正的刘文彩是啥样子,没人给他平反!


xipi
(2013/8/28 14:03:00)

我们这一代人确实是受了不少蒙蔽,毛是要在整个中国的各种人群中播种“阶级”仇恨,把有钱的、有文化的、有知识的、有思想的都要压下去;变成大家都没有钱的、没有文化的、没有知识的、没有思想的听话的绵羊。

 发表评论:共有 3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备案号:湘ICP备05003889号

风雨同舟家园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风雨同舟家园 QQ:163588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