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星光大道>>>相声小品>>>雪霁(小说连载——雪雱姊妹篇)56——1
雪霁(小说连载——雪雱姊妹篇)56——1
发表日期:2013/6/26 11:01:00 出处:shiyulin 作者:shiyulin 发布人:shiyulin 已被访问 171

雪霁(小说连载——雪雱姊妹篇)56——1

 

(“雪雱”梗概)

 

    1968年,一批因文革运动开始而晚毕业了一年的全国各地的67届大学毕业生被分配到北方铁路局,并被集中安排去铁路局的工程队参加体力劳动。在将近两年的劳动中他们经历了党的九大召开、珍宝岛事件的等重大历史经历;参与了工程队的整党与整团活动。在拆除旧桥、建设新桥的艰苦劳动中,他们以普通工的身份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经历了身体与思想的沉重磨练。在劳动中也历经了爱情和友情的洗礼。

    交通运输学院的毕业生苏林泉与辽河中专毕业的梁美琴这一对恋人在一场意外事故中亡故,永远留在那个他们相识并相恋的地方。在事故处理结束后,失去儿子的苏林泉父亲回到了河北的老家,而失去女儿的梁美琴母亲和失去妹妹的梁美瑜一起回到那个辽中的小城。

    其他的大学毕业生被铁路局再分配到与所学专业基本对口的单位去对口劳动,继续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

    铁道学院毕业的郑斌和萧冀永被分配到省城铁路车站,与各自的爱人团聚了;

    师范学院毕业的董亚茹在两年里将同样是师范学院毕业的杨帆与铁道学院毕业的周珊分别介绍给自己的两个小叔子,而她与周珊都被分配到省城的铁路学校教书了。杨帆却因为在整团中为躲避团委书记冯建设所谓“你爷爷是地主,父亲虽是职员,你的出身也只能是地主”的无理纠缠,逃避了整团,被工程队延期分配;

    被延期分配的还有南方铁道学院学车辆的林木森,其理由是在整党中帮助他人给工程队的党委书记贴了大字报;

    铁道医学院毕业的陈东风和南方铁道学院会计专业毕业并已在松源市安家的宋明礼都分在了铁路分局的所在地松源;

    机械学院毕业的刘进江和运输管理学院毕业的刘玉红分配到离省城不远的小城的铁路单位。

    与刘玉红苦恋多年的李涣从长春赶来会同原大学同一宿舍分到齐齐哈尔某大厂的吴方域参与了苏林泉与梁美琴的丧事处理。在此过程中,李焕也得到了刘玉红的爱情认定;

    同样是铁道学院毕业的江东峰、诸葛敏一对恋人被分配到北大荒内地的一个称为秀贤的小城,分去的车站和小城同一名字。

 

雪霁(一)

 

    江东峰做梦也不会想到,在他刚刚担任学习扳道员的第五个班次,竟然发生了大事故。而因为这个大事故把他的师傅送进了“笆篱子”。

   

    1970年的五月,晚来的春风终于吹到了神州遥远的北大荒,集聚了一冬的冰雪早已悄悄地消融的无影无踪了。虽然晨风里还夹带着冰凉的气息,但春天毕竟来到了。

 

    江东峰和诸葛敏被一起分到这个北大荒中的小城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了。现在,被任命为学习扳道员的江东峰正手握着红黄两色的信号旗站在值班的岗位上。

学习扳道员是要安排师傅的,江东峰的师傅陈梦德就坐在扳道房里监督着他的作业。

    今天接班后的第一单调车作业很简单,调车机在调车场的五道摘下在机车后面挂着的一辆装满氨水的罐车,顶着机车前面的两辆空棚车出来,经过江东峰所在的东头扳道房去粮库专用线把棚车撂下,然后调车机回四道去西头。陈梦德师傅要负责的只是准备调车机从五道出来到粮库专用线的通路,然后准备调车机从粮库专用线回四道的通路,简而言之就是扳动一个转换五道与四道的道岔就是了。但调车机进出粮库专用线需要在粮库的道岔前显示信号,这个任务就交给江东峰了,陈师傅远远地监督着,并负责准备调车机回四道的通路。

   

    早上的天气非常好,太阳高高地挂在天上,天空是瓦蓝瓦蓝的,没有一丝云彩,时不时地有一阵小风吹来,带着北大荒春天里黑土地那种特有的潮湿味道。

 

    江东峰目送着调车机推车进入了粮库专用线,就停留在粮库的道岔附近等待调车机的返回。他聚精会神地等待着,这个位于秀贤市边缘的也叫秀贤的火车站眼前异常地平静,远远望去除了铁路线和扳道房几乎没有什么建筑物。这个秀贤小城在那里静静的爬着,似乎没有什么生机。其实这个城市也真够小的,就如人们对这类小城总结的几句顺口溜那样倒挺有意思:“一条街道两座楼,一个警察把两头,一个公园两只猴,一天到晚皱眉头……”那猴子皱眉头干嘛?没人喂,饿的吧!虽然这描写夸张了一些,但也相差无几了。

 

    江东峰就在死一般地寂静中等待着。突然,吹过的一阵风刮起一块旧杂志的碎片贴在了他的大腿上。江东峰在拿开它的一瞬间,看到了一行字“世界上最短的科幻小说只有25个字——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独自坐在房间里,这时,忽然响起了敲门声……”这个小说江东峰是知道的,这种杂志他却没有见到过,一定是作为“四旧”被扫地出门,流落飘零到此的吧。江东峰本想把这碎片留下来,拿回去让诸葛敏也看看。但他马上想到别自找麻烦了,这“四旧”的玩意儿让别人看见不定惹出什么是非呢。于是,他将那碎片撕成更碎的碎片,一扬手让它们随风消失了。

    这个科幻小说是让人随意想像着去续编的,在国内肯定会被认为是资产阶级的“闲情逸致”,更而或被指责为借机攻击无产阶级专政呢!不过,江东峰还是在自己的脑子里转了个弯儿,其他人的续写结果,可能大多是讲门外敲门的一定是来了外星人。江东峰却在想,这样写太俗了。就是有什么外星人,也不能打开门就看见。而是应有个铺垫——打开去看时,发现是“一只啄木鸟在啄食木门上的蛀虫。”哈哈,这样更有悬念了。不过,现在自己就像那个地球上的最后一个人一样,等待着来人。不过不是外星人,是调车机。江东峰正在独自默默地遐想着,远远地传来调车机“嘀、嘀、嘀”的要道声。

    江东峰立即向扳道房的陈师傅显示四道的信号,陈师傅走出扳道房用手臂划了个圆圈,向他回复通路准备好了。于是,江东峰再次确认自己脚下的道岔在正确位置后,向调车机显示了开通信号。调车机司机回复了一声长笛,机车欢快地向江东峰所在的位置奔驰过来。

 

    江东峰被安排跟陈梦德学习扳道后已经是上第五个班次了。陈梦德接近五十岁了,过去一直是干调车的,职务已经是调车员了,因为一直没有再升迁的机会,年龄大了就改职任主任报道员了。陈梦德个子不高,话也不多,但工作非常认真负责。车站安排这个开站以来分配来的第一个大学生跟他学习,也是认为他能够担当的起的。陈梦德生活中的最大特点是爱干净,不但洗得发白的工作服总是干干净净,风纪扣都扣的紧紧的,而那双打了补丁的皮鞋也擦的甑明瓦亮的,没事儿的时候,他就会拿块破布反复地擦拭。不过,陈师傅不光擦皮鞋,他负责擦拭的道岔也在同行人的评比中被评为最好的。

    陈师傅对交待他带江东峰的任务也很上心,不仅讲制度和操作过程,还讲要点,在江东峰的每一个单独的操作中都不离开他的视线。江东峰在大学里的实习中就跟过这项工作,不过现在正式工作了,就必须从头再来。其实,师傅和徒弟都明白,干扳道不用上大学,小学毕业来扳道就绰绰有余了。放眼看看车站的几十个扳道员,基本都是小学毕业的,最高的学历是初中二年级。作业过程是简单的,关键是要有责任心,必须认真干好每一单活儿!

 

    调车机飞快地经过了江东峰的位置,它是倒行的,调车机的型号是“解放”型,原本是小鬼子的产品,原型号叫“ㄇㄎ型”。抗日战争胜利后被接受过来,一直沿用至今,从外表看已经够老的了,但跑起来还是挺轻快,速度也不低。现在它正从江东峰身边驶向陈师傅准备好的四道空线,站在机车前面的排障器上,而现在因机车倒行变成后面的调车员小周还抬手和江东峰打了个招呼呢!

 

    陈梦德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养的那三只黑色的拉布拉多大狗一起拉起一座华丽的雪橇,他坐在雪橇上穿过密密的白桦林,漫天飘着大雪,他却一点儿不觉得冷,而且更有春风得意的感觉。突然,左边那只狗龄最长的“黑棍儿”“马失前蹄”栽倒了,整个雪橇也翻了。陈梦德一个激灵醒来,赶紧披上衣服去屋外的狗屋里查看,一摸不好,“黑棍儿”鼻子干干的,大概有病了。回屋再也睡不着了。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平白无故地梦见春风得意乘雪橇还是有点儿来头的。就在昨天下夜班的时候,车间的代理主任姜同仁偷偷告诉他,明天车站要研究一批人员的升职,运转车间现在缺一名助理值班员,已经报请车站要求从下面提升一个上来,车间报的就是你。陈梦德与姜同仁是当年一起入路干调车的伙计,个人关系不错。姜同仁是初中毕业,肚子里有点墨水,脑子也灵活,早早就升为值班员并且如今代理车间主任了。要说这车间主任可是了得,不仅是干部,而且还是个股级呢。不过,这文革期间,干部的任命比较谨慎,姜同仁也只好委屈着“以工代干”的代理主任吧。

    不过,这姜主任把这个消息偷偷告诉一起入路的伙计也可以理解,一是陈梦德完全能够胜任这个助理值班员职务,二是作为车间主任也想多拉近个可以交心的人吧。

    可这一消息透露给陈梦德不要紧,那陈梦德就把它当成此生的一件大事啦。他虽然朝思暮想地想过升职这件事儿,但总是没有机会。眼看自己年近五十了,也渐渐地就快死了这份心,老守田园地把扳道员这活儿干到退休算了。不想老姜真够哥们儿,还想着我呢。等着事儿真成了以后,我得好好谢谢他。怎么谢?无非是等冬天杀自家养的猪时请他喝一顿,再送他二斤肉。

    要说陈梦德对升职如此上心也是有道理的,升职为助理值班员后,大家张口闭口就叫你“陈站长”啦!虽然离真站长的位置还远着呢,甚至根本贴不上边儿,但这是铁路的习俗。是值班员,别人就叫你站长,外人不知道情况的听了也会肃然起敬,自己的虚荣心会大大得到满足了;二是,升了职这津贴和粮食定量都高了,回家来,那老伴儿都得高看自己一眼呢。

    所以说,这么好的事儿,老陈在梦里有个回响完全是可能的,但不吉利的是狗拉雪橇翻车啦。

 

    前面讲过,陈梦德爱干净,但那只是他的一个特点,还有一个特点是爱养狗,而且养的是别人养不起的狗。这拉布拉多,可是世界名犬呀。也是赶巧,多年前一个朋友送了他一只据说是部队淘汰下来的军犬。陈梦德一见就喜欢上了,可惜那年代人都吃食不足,如何养狗?也真难为老陈的,休班时就骑上自行车到十几公里外的屠宰场去,找那原本熟悉的场人将那些杀猪后不要的下水边料搜集起来,摘取可以喂狗的东西,拿回来为狗煮食,那活儿可够肮脏的了。陈梦德所受的那份辛苦就可想而知了。不仅如此,等到了秋后,还发动他的儿子们全体出动去大田里捡拾遗漏的大豆和玉米,当然,大部分也充当狗粮了。几年下来,这陈梦德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狗专家啦,如今不仅自己养到了三只拉布拉多,而且也为不少爱狗的人家配狗,借此也为自己的爱犬挣了些狗粮。

    凭陈梦德爱狗的劲头儿,如果是平日他发现“黑棍儿”生病,一定会找人换班,腾出身子,亲自去给狗狗看病。但赶上今天这个日子可就不成了。这时候找人换班,反映上去,那研究的结果就可能生变。于是,他捅醒了熟睡的老伴儿,交待她天亮后牵着“黑棍儿”去后街找那个给牲口看病的马大夫看看。

    至于雪橇翻车,陈梦德就没有多想,可能是“黑棍儿”托梦告诉他生病了吧。而且他从来不带迷信的,根本也没往与升职有什么关系上想。如果想,也许会想,那也是该换车了,弃扳道员的车换助理值班员的车了。

    但一直在做着提升助理值班员梦的陈梦德真没有想到,一场大祸正向他袭来。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备案号:湘ICP备05003889号

风雨同舟家园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风雨同舟家园 QQ:163588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