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感动家园>>>情深谊长>>>滑 冰 的 回 忆
滑 冰 的 回 忆
发表日期:2013/2/6 22:12: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zqdl5656 已被访问 1241

 

 

闲暇之余,整理老照片, 多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黑白照片。父亲五十年代末去东欧国家考察,买回一台苏式135照相机和一台照片放大机。从此以后, 我对摄影有了兴趣。凡有活动,不管家庭还是学校,我都带上相机,有机会就拍上几张。照完一卷,就买来相纸、显影液、定影粉,自己冲洗胶卷,放大照片。自认为照得还不错的,就放进相册或送给朋友, 其余的都放在一个纸盒里。几十年过去了,大部分照片已发黄变色,于是, 挑些能反映个人成长经历和具有时代特色的照片保存,其余的就只能忍痛割爱处理了。挑着捡着, 几张中学时代与同学去什刹海滑冰的照片映入眼帘。

 

我们的青少年时代可比现在的孩子们轻松快乐。我们学校离东华门不远,课余时经常到王府井逛书店,到人民艺术剧院看话剧, 夏天去游泳,冬天去滑冰,春秋天骑车去郊游……玩得不亦乐乎!从来也没感觉到学习的压力。就说这滑冰吧,冬季北京的冰期一到,早晨去学校时,就带着冰鞋。下午二节课后,背着书包,提着冰鞋,十来分钟就到了什刹海冰场。冰场的四周围着席子,旁边是跑道,中央是自由滑。我学滑冰与kefa不一样,我买的是花样冰鞋,一上冰, 同学竟然把我带到跑道,左一个,右一个,拉着我的手,边讲要领, 边带着我在跑道上滑,滑了几圈,他们松开了手,任凭我大喊:“不行呀!’’他们冲我狡猾地一笑:“没事儿!”一溜烟地淹没在速滑的人群中。我没了依靠, 前仰后合地险些摔倒,又怕速滑的人撞到我,只好跌跌撞撞地往前出溜。可也怪了,出溜出溜着,左蹬一脚,右蹬一脚的,就滑行起来了。也许有在少年宫学舞蹈的基础,平衡能力和柔韧性还行,上冰没几次,就能自由自在地前行、倒退、滑圆、旋转……还可做些简单的花样动作。这几张冰上照片中有一张是“燕式平衡”,就是那时照的高难动作。现在看来很业余。要说正规训练,还是考上京院,参加了校花样滑冰队才开始的。

 

光阴似箭, 岁月如梭。怀念快乐无忧的少年时代, 更怀念红果园里的青春年华。也不知当年花样滑冰队的队友们都在哪里, 何不到家园去逛逛, 家园里人来人往,也许还能碰见谁呢!打开电脑,在家园网页上,按“文章标题”搜索“滑冰”二字,kefa20091223日写的“第一次滑冰”就出现在屏幕上,急切地看下去,果然有惊喜——李占元,那不就是我们花样滑冰队的教练吗?胖胖的,圆圆的肚子,别看李老师质量大,在冰上可是动作灵敏,技术高超。旋转起来像个冰陀螺,速度很快。对我们和蔼可亲,训练有方,队员们技术水平提高很快。记得我们队长还在高校花样滑冰比赛中获过奖呢。

 

很快看完kefa的原文,文章不长,朴实无华,生动有趣。看到评论部分,更是有惊喜——荷情:我是花样滑冰队的,记得队员有袁雷、王觉、管维媛、红华、潘紫薇……

 

    真的很高兴,队友还记得我(就是最后那个名字)。半个世纪过去了,再相见,可能已不相识。但当年训练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冬天,我们在校内人工冰场上训练,非冰期就在办公楼前的水泥路上滑旱冰,就是穿那种四个轮子的旱冰鞋训练。一次, 练冰上项目:单腿蹲起,因为水泥路面不平,我腿上力量也不够,蹲下去就站不起来了,一屁股礅摔在地上,疼得我眼泪都快流下来了,队友们马上赶过来,将我扶起, 安慰我。平日训练,我们互相学习,互相鼓励,友爱融洽。遗憾的是: 没多久,文革开始了,训练停止了;再后来,各奔东西了,音讯皆无了; 转眼间,从风华正茂的花信之年,已走到两鬓斑白的花甲之年。感叹人生!现如今,各位都好吧?我们的青春曾经美丽,相信我们的夕阳也会更绚丽。

 

在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之际,祝队友和家园的朋友蛇年吉祥,万事如意!也谢谢kefa、荷情带给我新春的惊喜,虽然这喜悦和快乐迟到了三年,但对我来说,什么时候都不晚。也顺便告诉kefa,什刹海冰场周围仍有磨冰刀的店铺, 看来这一行业仍然后继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