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星光大道>>>诗歌词曲>>>走了——悼念母亲【汇森】
走了——悼念母亲【汇森】
发表日期:2012/12/9 10:00:00 出处:原创 作者:HUISEN 发布人:huisen 已被访问 357

走了

——悼念母亲

 

母亲,走了

躺着,走的

五年了,就没站起来过

很仓促,没等我到

 

接到丧讯

我不大相信

母亲的执拗,我知道

她能把死神打跑

 

许是休克吧?

会回光返照

能睁开锐眼

可用眼神笑

 

可怜的母亲

年都过不了了吗

负了五载的病床

您要绝然抛掉

 

请假,善后,

打的,购票。

从黑龙江边奔来

向牡市争分夺秒

 

儿子回来了

母亲啊,快快见到

睁睁眼认认我

张张嘴再唠唠…..

 

啊,母亲

能亲情的四目相对

对呀,妈

再温咱家的火爆……

 

在林口,您揹着我

打着响咯,逗我笑

看那饭铺的幌儿晃

听那林中鸟儿叫……

 

关里家,溺水儿身上泪

马蜂蛰我,您心中的烧

妹妹瘰疬,您那火急

我高烧不退,您求医问药的跑

 

哈尔滨‘偏脸子’务工忙

松花江冰水洗衣寒料峭

儿女渐多忙吃穿

事里跑外冲进‘大烟泡’

 

牡丹江父亲常出差

您为孩子把工作抛

隔三差五糖炒面

为在外挨饿的我把心操

 

您勤俭持家

大饼子苞米面粥

咸萝卜雪里蕻

总是您的‘美味佳肴’

 

虽然慈父严母

您却常给我热一小盆奶

望着嘴上沾着奶皮的我

您发出隐隐甜甜的笑

 

虽然,您打过我

严厉教育是您坚固的信条

可我深深知道

那都怨我太淘

 

您的热血孕育

您的乳汁滋养

您的体热温暖

您的谆谆训导

 

一辈子的呵护有加

一辈子的侍家有道

一辈子的精心相夫教子

一辈子的忙碌操劳

 

好强的母亲啊,

您谁也不麻烦永不服老

就连父亲过世后

也是独立门户,独扛单挑

 

该享享福了

该歇歇脚了

也好我们做儿女的

为您尽尽孝道

 

谁能想得到

坚强的母亲被病魔撂倒

可恨的‘脑梗’

夺去了您的欢笑

 

妈,我回来了

母亲冰凉,已经没有知觉

妈,儿子赶回来看您来了

失神的眼,已难以看到

 

母亲走了

真的走了

灵堂,挽幛

哀乐,哀悼。

 

母亲走了,真的

带着她的足迹

收起她的故事

卷走她的微笑

 

连同那从关里家

从林口,从哈尔滨

从牡丹江走来的

八十六载的身腰

 

走了,真的走了

我真的成了无娘的孩儿了

生我养我的亲娘永远不会回来了

止不住的泪水,下掉,下掉……

 

送母亲上路时

无风无雪朝阳开道

吊唁,起灵,送您老

愿母亲一路走好,走好

 

孩子们会记着母亲您的

在脑中,在梦中

还会团聚的,会的

还会见到您的利索,您的那笑……

 

汇森   2012-12-7   2320于鹤岗海红便捷宾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yudi
(2012/12/12 1:07:00) [76.167.241.]

愿常妈妈天国路上一路走好!望会森节哀 保重!


yuhua
(2012/12/11 8:02:00) [118.244.255.]

常妈妈安息,一路走好!
军长节哀保重!


genrong
(2012/12/10 22:54:00) [202.104.231.]

汇森的悼文,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催人泪下!愿可敬的老妈妈走好,愿军长节哀!


霁宇
(2012/12/10 17:49:00) [112.117.84.]

情真意切,看的人掉泪。
我们这代人,真的有负老人,老一辈几乎没亨到福便离去了,心中的欠疚时时在心中作疼。所以,所以我至今不敢着笔,不敢写自己的父母亲。
如今我们也老了,回首往事,像昨天一样鲜活。而泪却涌了出来……


hysh
(2012/12/10 14:36:00)

“我看到母亲抬着头向着门的方向。

“你他妈的兔崽子!属‘跑股子’(不着家的意思)的,都啥时候了,还他妈的三台大轿抬呀?!咣当门干啥么?!快着给我滚进来!”

母亲厉声的顿喝,预示着无论如何也难免这顿皮肉之灾了。那能给予援助的父亲又不在,没人拉了,完啦完啦,哎!这顿结结实实的打,情挨吧!挨吧……

我不敢怠慢,赶紧推门进来,一声“扑通”,跪倒在火炕前,丝毫不敢抬头看母亲。出口的话语如倒豆子:

“妈呀,今天是我的不对了。你打吧,打吧!你也好出出气,别把身板憋坏喽!啊,妈!”

“你个兔崽子……啊?这是咋的啦?啊?新制服褂子怎么,怎么变成泥猴啦?你又跟人打架啦?跟妈说,谁欺负你啦?啊?谁打的?说!咱饶不了他!快溜儿地跟妈说!”母亲麻溜儿地从炕上下来了,拍打着我制服上的已经微微有些发干的黑泥片子。

“妈,没打架,我坐摩电到头了,太远了。没钱回来,就往回跑,不认道,跑了挺多瞎道,最后边拉到南岗那儿,急着回家就出溜下来啦。这,出溜的。”发干的嘴里发粘,后嗓子总往一块儿粘。

“出溜?南岗那高的岗,你出溜下来的?你吓死我吧——你!”

“是,是出溜下来的。”我抬头明确道。

“你他妈小子尽干这没屁眼子的事儿!你说,你要是摔死了,磕死了,我咋办!?咱这个家咋办?你爹要审起来,我担得起吗,我?”呱唧肩膀上挨了一家伙,明显地这不是打,但比一般地轻拍要重,大概带有警示作用。

“怎么?脸也有伤?”我脸上的树枝子划伤也无法遮掩,混着泥灰的红道子暴露在灯光下。母亲用手轻抚过来,柔软而有温度,眼神里满是疼爱。

“妈呀!能不能我先喝点水,你再过堂好不好?”我仰着泪脸恳求。“都渴死了!”

“快着吧!想喝就喝,想吃就吃。给你锅里留着呢——鸡蛋饼,下面有粥。桌子上还有你最爱吃的香瓜子。”

“咦——怪呀?妈,你想啥时候打呀?我吃完喽?”我咕噔咕噔拿着水瓢喝水时,惊讶了。看着母亲上炕打开衣服包,可能找我的衣裳。

“还打,旧伤添新伤啊?那你妈成啥了!赶快把那些湿泥片子换下来。那多凉啊!”

“那你举着那煤铲子……”喝着水喘着。

“你以为真家伙呀?真打还不早给你开瓢啦?傻小子!”

“可把我吓着了!差点儿连爬带吓地回不来。”

“你看看多悬哪!以后可别跟他们瞎霍霍,瞎玩了。打着谁,都不好。今天要是开到人家眼睛上,那得沾多大的包哇你!全是瞎打的,还刚帮硬正地往自己怀里揽,你说哪有这样的?啊!啥爹啥儿。全是李春孝他爹——老石(实)人一个!”母亲数落着。奇怪地是今天听着味道也不一样,不像以前狂风暴雪海砸下来,现在倒像是缕缕春风啦!这顿必打说没就没了,嘿!自己莫名其妙地好像拣了个大便宜似的,无形中生出几分得意来。不觉间,我一大串子眼泪窜入水瓢中,后来不用说,肯定也滴到鸡蛋饼上……

“不耽误你吃喝,我给你整点热水赶快擦擦,破的地方赶快抹点药,别螯发喽!饿极了吧?慢点,管着点儿,别撑着……”母亲的声音平静而温柔,娴静而慈祥。。。。。。”


天下的妈妈都一样啊!
愿老奶奶一路走好,从此摆脱疾病之苦也算解脱,老奶奶安息!
汇森老师节哀!多保重!

 发表评论:共有 16 条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备案号:湘ICP备05003889号

风雨同舟家园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风雨同舟家园 QQ:163588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