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星光大道>>>诗歌词曲>>>《壁虎村》 连载(25)
《壁虎村》 连载(25)
发表日期:2011/5/2 18:33: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hysh 已被访问 322

第三章

  

          71 雪地上的字

  

  这个冬天特别漫长。

  冬天的第一场雪是无声的,雪在这洁净的天地里飘下来时,是完整的六瓣形,这在城里是不多见的,最原始的形状似乎同原始的生态相吻合,难怪吴葵正、白东北和徐浙江都惊讶这世界的杰作为啥不再降临人海嘈杂的城市。六瓣的雪花躺在草叶上的姿态是天下最美的图案,它要慢慢睡去,融入叶脉之中,如果它躺在地上、岩石上,它同样是风姿绰约的,它慢慢地透明,显现了真情,渗入一体,如果它落在脸上,会有甜丝丝的凉意,像亲人的亲密气息。这一夜白雪覆盖了壁虎村的山岗和山岩、石室茅屋,严格的说,白雪只是覆盖了半个村,沿河谷以下的地带却还是葱葱郁郁、湿润温和,在瀑布的小潭边,升起纱一般的雾霭,充满诗意和幻想。水温仍是温暖的,洗脚的徐画家不感到凉,他用毛巾擦了一把脸,觉得神清气爽,他的画架还立在潭边,水彩早用完了,他也不急着让人买,他如今迷恋着用黑白色来渲染画面,他不是用的宣纸,而是不洇的水彩纸,这画像是水墨画,却用了水彩的笔法,这种新意让他有一种发明创造的感觉。古今中外还没人画过黑白的水彩哩。

  村里被白雪覆盖的时候,全村中只有一个地方没有雪迹,这就是明心居住的地方,尤其是观音庙,像洒了一层薄露,浸润在湿漉漉的气息中。在庙中你甚至会感到一种暖流。明心首先发觉在观音像的背后,那裂缝中的泥沙已发潮,并长出了几茎绿油油的小草。

  雪下了三天,停了。

  苏醒过来的村民纷纷出门,在雪地上乱跑。据五爷讲,这里多年没下过雪了。这时的天空洒下了暖暖的阳光,五爷叫来翠环,用树枝在雪地上写字。

  政者正也。

  知足常乐。

  政通人和。

  雪兆丰年。

  心静如水。

  吉祥如意。

  开卷有益。

  一片雪地给画满了字。五爷的字还显功力,像古朴的隶书。翠环画的则是歪歪斜斜的字,横不平竖不直,像鸡瓜子般难看。五爷就用树枝打她的手,说,重来重来,手握稳,不要抖。

  画着画着翠环的面前就老是写了一个字:白。

  在旁画字的翠姑皱皱眉,用树枝将“白”字划掉。掉头一看,明心却只在专心写一个繁体字的“贰”。

  其实这一切五爷都看见了,他佯装不察。

  这会儿翠环跑到一边,在雪地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白”字,然后用树枝在“白”字上大大地打了个×。

  五爷还是佯装不见。他对翠环的事还是采取无为而治,或者说,只让翠姑出面去苦口婆心,他不说话就保持了一份威严。他只用脸色表态。

  远远地见白东北和吴葵正来了,翠环撂下树枝,跑了。她已经好久不理东北了。这个发展势头正是五爷所期望的。

  “来──”五爷说,“练练字,画家呢,让他来教教,这些人边笔顺都不清楚。”

  画家就一横二竖三捺四撇五折勾地教起来。

  “五爷,我想以后我们村里办个书法班,一来扫盲,二来学文化,三来练字,五爷,你说好不好?让徐浙江来教,他本来就当过教书匠么。”这个点子也是吴葵正看见五爷划在地上的“开卷有益”四个字临时想起的,他念念不忘身在其位要谋其政的祖训,总想干点什么。冬天是全村最闲的季节,大家都无所事事,这里既不积肥,又不兴水利,盘田垅,也不打猎捕鱼,男人就会下棋抽烟晒太阳,女人呢,也只是缝缝补补,做一两件新衣,晒晒老棉絮和旧衣物,在火塘边聊天、奶孩子、纳鞋底、织粗线毛衣,织了又折、折了又织,老是平针,不会花样。

  五爷佩服的就是吴葵正点子多,尽管他历来不放心这个外乡人,但还是厚道地采纳吴大嘴的好多建议。这一次五爷又点点头,说:“好嘛,就教和尚师傅的那本书,长点知识,学点做人之道。”

  吴葵正没想到五爷不失时机地推销村中的传统道德,脑子还满灵的,怪不得外边的东西一到这里就异化了,或者同化了,要么干脆变质变样变味了哩。

  五爷点了头毕竟是好事,我还不是可以将这变了的东西变过来,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呗。吴葵正忙说:“是不是就叫画家筹备筹备,过一阵就办起班来?另外嘛,让冯幺幺到外边学校去弄一套小学的教科书来,这叫承前启后,通今博古,内外结合……我记得先祖和尚的书里就有一句叫‘教养有道’,还有一句是‘善政不如善教’,还好像有一句是‘教人即教己’,是啵?”

  其实这不是和尚书里的话,吴葵正谅五爷也记不清这些话的来处,果然五爷被吴葵正东一句西一句地弄迷糊了,一时又想不起书中的话来,只好点头称是,说:“就这样办吧。”

  闷闷不乐的白东北拉长了脸,心不在焉。翠环总是同他避而不见,这时他才想到也许是真地爱上了这个小丫头了?想到这里自己反吓了一跳,对东北来说,爱一个人完全是天方夜潭,他已经不会爱人了,爱这个字眼已经被他糟蹋得体无完肤了,谈什么爱!这不可能!这个世界他都不爱,还爱什么人?笑话!荒唐透顶。他否定自己,觉得心尖上被自己扎了一根针,生疼生疼的。

  明心这时快活地说:“好啦好啦,画家有了职业罗。”说罢瞟了吴葵正一眼,她其实是在为吴葵正又办了一桩好事高兴。

  天冷了,孤衾冷被的日子显得分外落寞,她多盼望吴葵正能来呵,不说那种男女事,就是相拥相抱她已满足了。可是这一段时间吴葵正没有一点暗示。她的心一下冷了起来,不由打了一个寒噤。“多穿点。”吴葵正说。“让冯幺幺买点毛线来,打一件毛衣。”五爷接上话茬。

  明心低头不语。她夹在两个男人中间,都是暗中的,不明不白,不清不楚,不远不近,不冷不热,不甜不咸。这日子何时到尽头呢?她期待一个属于自己的归宿。

  

            72 春联

  

  徐浙江的学习班开班时已要开春了,(白东北代替徐画家去守磨房,入冬时白东北为全村砍了几大堆枯柴,码在平坝的场边,冬天的磨房水枯不转,闲了下来。加上五爷想东北离村里远一点,东北也自觉无趣,想一个人静一下,就自报公益地去当了守磨人。)这班取了个很俗很通用的名字:学习班。因为书法班或扫盲班、学文化班都不合适。学习班的含义更广些宽泛些,啥都可以学。

  和尚师傅的手抄本自然是经典教材,共分8卷,每卷若干节,只能择浅显易懂的部分教授。这8卷是:

  卷之一:正心

  卷之二:修身

  卷之三:为学

  卷之四:齐家

  卷之五:敬业

  卷之六:乐群

  卷之七:从政

  卷之八:治国

  经五爷同意,吴葵正将卷七和卷八合并为“村务”。吴葵正又将各卷中的小节进行了合并和删除。比如“正心卷”中只留了明心、制欲、乐天、知足。“修身卷”中只留了励志、自立、自爱、律己、大度、至诚、卫生、惜阴。“为学卷”中只留了好问、求知、尊师、重道。“齐家卷”中只留下了孝亲、敬长、友爱、积德。“敬业卷”中只留下了负责、努力、力田、习艺。“乐群卷”中只留下了立身、处世、观人、交友、待人、爱物、平等。最后一卷删去了立国、立民、执法、立法、治军、非战、对外、效忠、应变、报国,留下了化俗、养廉、尽职、革新、理财,增了村规、民约、选举三节,新增的却无内容,准备新拟。

  教授的第一天遇到两大难题。一是繁体字怎么办?二是徐浙江的江浙普通话不标准,这一教不是乱了套?吴葵正坚持用简化字,五爷坚持用繁体。吴葵正说全国都用了简化字,不认识简化字将来同外面世界如何相处。五爷却认为将来的孩子读繁体如读天书,不是数典忘祖么!

  不得已,最后达成共识,简繁体都教。至于语音嘛,让东北来读北方话。这样东北也当了老师。最尴尬的是翠环和东北,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很是别扭。──不过从内心讲,恨是恨怨是怨,能互相看着,两人心里已是十分满足,只是嘴上都不说出来,也不搭话,都不正眼瞧一眼。

  村里规定7岁以上40岁以下的年轻人都要上这个班,全村40多人都每隔一天集中半天学习,这在壁虎村也算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大运动,比文革时的运动还深入人心。

  这时冯幺幺从村外弄来了一套小学语文课本,吴葵正就将新课文的“语录”择要编撰,一古脑儿分门别类地加了进去。又翻出了当初李忆搞运动时买的油印钢板,由徐画家用工整的美术字刻了蜡纸,手工印了出来,画家还发明了新印法,一次可同时印出红、黑两色,这样便人手一册,都有了教材。

  吴葵正就为这事沾沾自喜。

  这当然是一本不伦不类的大杂绘教材,但毕竟可以学道理、学文化,还能用于识字、练字。在现代社会还用这原始的方法进行教育,吴葵正多年后感到很是可笑,不过当时只能如此这般的因地制宜、因材施教。

  学习班立竿见影的是春节期间家家都贴出了春联,这本是村中的传统,近十多年已久违了,也许是文革遗风破坏了这种心绪,也许是文盲越来越多,传统退化了,也许是纷扰的世事不断打搅侵入这个山村,人们只习惯于刻板的生存和生活。这个头是画家发起的,他故乡的文化传统他一刻也没忘,在他的带动下,或者说在老师的号召下,学子们跃跃欲试,五爷虽说,这春联村里早时兴过了,但还是自写了一联挂了出来。村里一下就热闹生动起来──

    事能知足心常惬

    人到无求品自高(五爷)

    

    人情阅尽浮云厚

    世事经过蜀道平(吴葵正)

    

    但见花开落

    不言人是非(明心)

    

    待足几时足知足自足

    求闲何日闲偷闲更闲(翠姑)

    

    莫言前路无知己

    但恐此心难对天(白东北)

    

    胸中春意满

    世上苦人多(寸明)

    

    扫门前雪我尽我份

    看天上月时缺时圆(秦清)

    

    地偏蓬蒿梅初暖

    水近香界柳尚青(徐淅江)

    

    好看的是花

    好吃的是果(冯幺幺)

    

  都是抄和尚师傅书里的字句,只有画家是自拟的,冯憨包是选的一句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