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本站! 体育 I 论坛 I 交友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星光大道>>>诗歌词曲>>>《壁虎村》 连载(24)
《壁虎村》 连载(24)
发表日期:2011/4/8 14:15:00 出处:未知 作者:李霁宇 发布人:hysh 已被访问 347

 68 事出有因

  

  吴葵正审视自己的一生有些汗颜。大学毕业,当了几年工人,然后到了宾馆,最后从副经理升到经理。他一直想做一个好人,但做好人比做坏人难多了。他最终还是被副经理告了一状。

  副经理姓孙名能,这人应了这名儿,猴子能捣腾,能说会道,逢人左三分,都是冠冕堂皇的话,振振有辞,他总是捡最漂漂亮亮的话说,话不漂亮就不说。比如家里有私事,他说去联系工作,有一次媳妇住院,他也说是外出公干,然后赶到医院去护理,事后落了个公而忘私的美名。有一次家里水管漏水,他以关心职工家庭为名由单位一家家检修水管,公家出钱,还落了好名。他的话就像公家修好的水管,滴水不漏。他也自认为一贯正确。可惜人们发觉他的能耐都在嘴上,所以他虽是宾馆资历最老的人,却没能当上经理,老是甩不掉那个副字。为了安抚他,推荐他当了区人大代表,这虽是闲差,却能接触市区的头头脑脑。这些头头脑脑的名字就经常挂在他的嘴边。那时宾馆的客房率只在百分之四十,就让他通过关系拉点客户,他兴冲冲地跑了半个多月,一事无成,他说:我拉了客户,不是把经理晾在一边了吗,不是显得经理没能耐了吗,这不好,会影响团结的。这话传到吴葵正耳里,气不打一处来,忍了,分他去管餐饮。他说:我是外行,干餐饮是个历史的误会,干不好会亏了公家,还是算了吧。就这样他成了不管部的部长,在旁看着,永远保留着批评人的权力。这正对了胃口,动嘴不动手,扬了长避了短。

  吴葵正事后才明白这着棋走错了。原来想孙能不会干不想干,与其麻烦还不如让他闲着,免得越帮越忙。不想世界上的事就是无事生非,没事找事。这孙能没事干,就东窜西窜,表现出一副与世无争的姿态,成了“在野党”的代表,批评办错了的事,指责处理不妥的事,提醒工作中的漏洞,一付说公道话,主持正义的样儿,这倒也团结了不干事、有意见的一批人,孙能也以代言人自居,久而久之,他常常忘了自己也是副经理。吴葵正有一次在办公会上不得不发了火,吼了起来:你也是副经理,所有的事儿你就没责任?孙能嘿嘿一笑,说:决策没通过我,责任当然不在我罗。孙能多次说他是挂名的,什么事儿你们决定办就行了。于是好些事就拍板了,再知会孙能一声,他总是点点头了事,一个字也不吐。孙能说在理上,呛得吴葵正说不出话来,毕竟在私下说话风吹过同会上有纪录的场合不一样,不敢说孙能是设了套子还是老谋深算,反正孙能是常有理。

  一个单位哪怕再小都有做不完的事。办事就会出错,99件办对了1件办错了──也是错。何况什么事都不能百分之百的人满意,尤其是利益悠关的事儿,有人欢乐有人愁是免不了的。补贴补助啦、出差啦、奖金啦、提成啦、评先评级评优啦、职称啦、福利啦、误餐补贴啦、报销啦,就是制度规章也是活的,弄不好就宽严皆误,四面楚歌;人有亲疏远近,谈笑中办事同正规打报告是两回事儿,这就闲话四起,以讹传讹,面目全非。吴葵正常常觉得坐在火山口上,觉得自己很可笑,争这个位子来活受罪,因为这既不能表现自己的本事,也不能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钱也没多拿多少,得不偿失。他原来人缘极好,坐了这把交椅反而大不如前,最令他想不通的是,上级来搞民主评议,发了打分的表格,一汇总,他的分最少!他真的有些寒心。不过他也想通了,人家心里不平衡嘛,打分是一种情绪分,谁会那么公正?

  当然这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可以忍,不计较,可是他还是被孙能扎扎实实地告了一状。

  

            第二章

  

         69 假父真女

  

  白东北未能将白洁带回村里来。

  原因既简单又复杂。首先是白洁根本过不了壁虎道,东北有心冒险背她进村的,一来白洁不干,二来东北也觉不合适,同时也怀疑能否背得进去。其次是白洁不愿到啥子陌生的壁虎村,这个村跟她毫无关系,再说进去干啥?有舞厅,有男伴,能挣钱?别说山民,就是拿工资的干部,能养得起我?那点薪水还不够我买雪花膏!第三呢,当然是同白东北这个汉子的尴尬关系,父女?嫖客买欢?朋友?都不是!父女没血缘,嫖客没成交,朋友没交情。莫名其妙的关系。自从离开高远后白洁已与诗绝缘,她突然地想写一首诗表达她的无奈,诗是这样的:

  

  我真的知道你是谁

  我却不知道你到底是谁

  你是谁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知道我

  不重要的是我不知道你

  我是谁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知道你

  不重要的是你不知道我

  都没什么关系

  什么都不重要

  

  白东北当然看不懂这首莫名其妙的诗。他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地认识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又想办一件莫名其妙的事──带她到莫名其妙的壁虎村去。

  他觉得世界上他无可去处,只有这个壁虎村是他的落脚点,他自然认为只有这个壁虎村是白洁的归宿。白洁没有地方可“放”。他这才发觉一个天大的难题,她留在外面只有进舞厅,不进舞厅又上哪儿呢?她的生身父母养不活她,她迟早要出来。交给派出所,人家也不会管这档子事。嫁一个人,谁要?工作呢,白洁不会干任何事儿,也不愿干任何事儿。这个社会没有白洁的立身之处,它只留了一条路给她:堕落。白东北破天荒地第一次思考起他素来厌恶的社会问题。他同政治家一样想不出个万全之策。最后他天才地想起一个主意:陪这个女人住在外面,成一个家。但是白洁天才地出了另一个主意:我不想嫁你,你当干爹吧!要不,当情人也可以。反正不嫁人。

  白东北为白洁在壁虎村路口的毕拉村租了一间房,安顿好了白洁,打发来接人的冯幺幺先回村去,报告情况。

  东北是偷了秦清的一包古钱跑的,不算恶习难改,实在是迫于无柰。身上没钱,出门寸步难行,这理是他在外面混了多年的经验总结。村里没啥拿的,只有秦清父亲秦四传下的一包古钱。他见过。不懂。到了外边一问,却是些压胜钱,多为吉语钱,钱上有“金玉满堂”、“长命百岁”、“福禄寿禧”、“龟鹤齐寿”、“驱邪辟恶”之类的字样,还有些是生肖钱,有猴呀鸡呀狗呀猪呀的形状。钱币很大,却不值钱,不过好歹在花鸟市场也换了几百块钱。有一面他留着,听说是秘戏钱,一面是“风花雪月”四字,另一面是浮雕似的人形,男女干事的图形。他想象他是那个男的,女的不知是谁,一会儿是白洁,一会儿变作翠环,看看人形,又都不像,像一个陌生的女人。这样想着,那男的就变成了别人。我要当一次父亲,他暗自下定决心。

  东北计划以后每星期有一半住在毕拉村,另一半住在壁虎村。他充当了临时父亲的角色一心要让白洁改邪归正,他学会了做饭,洗衣,在门外开了一片小菜园。白洁过了几天就寂寞难耐,说:我一天呆在这里干啥嘛?东北说:过日子呗。白洁说:我跟谁过?东北说:跟我呗。白洁说:你是谁?你真想当父亲?东北说:嗯,我这辈子还真没过这份好心呢!白洁说:哪你死了这份好心吧,换个坏心算了,不当父亲,也不当丈夫,也不当啥子情人,什么都不当,跟我──上床!

  白东北花天酒地惯了,遇到这个请人上床的事儿却踌躇了,心想当好人也难,一辈子第一次想做个正经的好人,却难。这样想着,斗争着,心里反没了欲念,决心再试试,当当父亲。然而白洁却难伺候,整天躺在床上,两眼盯着房梁发呆。他试图说服白洁将她亲生爹妈接来,白洁整死不干。白洁是诳她爹妈的,说她在县上当宾馆服务员。

  有一天东北想到一个好主意,他去县上买了一大摞报纸杂志来给白洁消遣。果然白洁一天捧着报纸看了起来,不再噜着嘴说无聊了。

  看白洁情绪稳定下来,他决定回壁虎村一趟。

  

          70 燃烧的花儿

  

  翠环一直盼着白东北回村。

  冯幺幺说他见了那个叫白洁的女儿,长得如何漂亮,翠环心里就升起醋意来。这醋意是天生的,与生俱来的。白洁的出现在翠环的天秤上加了一个法码,她认定白东北是属于自己的,不管是自己的什么人,都属于自己,不能让人抢了去。纵然是一个弄错了的女儿,也不行。她小心眼里盘算着,她还没想到没有血统的女儿也可能会是一个血肉之躯的女人。她那个年纪只能盘算:认东北是干哥哥呢,还是干爹好,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只有同东北相好才能栓住他。

  东北一回村她就扑了上去。抱着东北,她的泪就哗哗地流了下来。这一举动让五爷和翠姑都很意外很尴尬。

  “翠环!”五爷很生气地喊道。

  “翠环──”翠姑也喊了一声。

  翠环没有理会爷爷和妈的叫喊。她身子像泥鳅似地贴在东北身上,两腿还干脆抬了起来夹住东北的身子。

  东北将翠环轻轻地抱下来,说:“咋啦?我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嘛。”

  翠环抹抹眼泪,说:“你上哪啦?”

  “我出去找人去啦。”

  “找啥人?”

  “你不是说我有了女儿吗?我没有呗!我要找到这个冒充的女儿,我自己为自己平反冤假错案嘛……”

  “我没说你嘛,是别人说的!”

  “好了,我不是回来了吗。”

  这一瞬,东北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父亲的感觉。同成熟的风情的世故的白洁相比,这小巧玲珑的翠环还是一个孩子,她曾在自己眼里是一个小美人,他曾动过占有她的念头,这会儿他觉得她是那么小、那么稚嫩,完全是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她像枝头那枚刚刚长成的桃儿,还铺满绒绒的细毛,它需要的是呵护,还不到采摘的时候。

  他用手抚着翠环的头,说:“走,回家去……”

  “我要到你屋里去,我去收拾打扫呀,你两个多月不在家哪……”

  五爷的权威在这时节、在翠环身上一点不起作用。五爷既不能发火,又不能下命令,也无人执行──这是家务事;同样,五爷也无法当着众人的面解释、劝说、说服翠环;翠姑同样处于无法言说的尴尬之中。

  这时的吴葵正来解了围,“你先跟妈回家去,我找东北还有点事儿要谈哩。”说着就拉了东北往村里走去,徐淅江同吴大嘴一前一后将东北拥走了。

  回到离开两个多月的小屋,才见到屋里早收拾得干干净净,床单和被套是新洗过的、浆得平平整整,不打一丝皱折,一方木桌上擦拭得纤尘不染,一个古花瓶中插了一束紫红色的野菊和两朵绣球花,地上细砂似的泥土匀匀地铺上一层土地毯似的,一走一个清晰的脚印,屋角的一只铜锅擦得没有绿锈,发出红铜的亮光,最引人注意的是刮了皮的土豆放在竹篮里,还有新鲜的萝卜,红皮绿樱,洗去了泥土,上面摆了一只杀好了的小土鸡……

  “是翠环干的。”吴葵正说。

  事情明摆着,这小姑娘喜欢上了东北。

  “你看──你怎么办?你可是要想好,这比不得你在外面胡闹,这儿可是认真的,沾上了就一辈子甩不脱哩,你要想当一个壁虎村的村民,就得在这里永远的安家落户。”吴葵正正色地说。

  “我怎么办?我还不知道哩!”东北一脸无奈。

  画家打破这个僵局,催促白东北讲讲这个冒充的女儿的事儿。东北三言两语讲了来龙去脉,说,“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一边一个女人,都要当女儿,又都要当女人,我想当父亲,当不成,当朋友,也当不成,我就干脆娶两个女人算了!只是──”

  “只是什么──”画家问。

  “唉,我,只是反没了那个当男人的冲动和欲望。你们说怪不怪,以前我可是来者不拒的,现在可好,没有‘性’趣。”

  正说着,门外一声喊,翠环就麂子一样跳进来,见吴葵正和画家在,也不惊慌,无事似地奔到东北面前,两眼就定定地望着东北粗糙憔悴的脸颊,手就不由自主地伸了过去,这时的翠环眼里发光,这光芒让旁观者都胆战心惊,说实话,吴葵正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火辣辣的目光,他在初恋情人和马可可眼里也没见到过这种炽烈的眼光,他有些嫉妒,有些羞愧,有些不安,有些惊诧,有些难过,他将头转过,不好意思地避开了这个令人生出复杂情绪的场景。

  两人告辞,讪讪地出来。

  翠环的主动像火一样呼地燃烧起来,她将东北推倒在床上,站在床前就开始脱衣,才解了颈下的一颗扣子,她就将衣服翻上来从头上褪了下来,里边是一件红布肚蔸,她一把扯下,忽地现出两个小巧的乳房,两点红红的乳头像缀在胸前的小花,东北再次看见他曾经注目过的这道风景,只是没这么近过,看得清花蕾上细小的如花粉般的绒蕊,均匀地分布在四周,像国画中画家点染的用笔。不容他细看,这对鲜艳的小花蕾就直逼过来,融入了他的怀中,这时他就闻到了翠环秀发上的皂角味,如丝的发丝拂在脸颊上痒酥酥的,有一根似乎交错在他的睫毛上,发出二胡的弦音,他有些发晕,迷迷糊糊手就触到了那软软的不盈一握的胸乳,花蕾在手指的按摩下陷了进去,消失了,同整个身体融为了一处,他有些奇怪,这是怎么啦,翠环整个儿地化成了一朵花,将他包围在花心,就在他快要熔化的时刻,门外传来了翠姑的喊叫──

  “翠环!──翠环──”

  东北一下清醒了,他翻身起来,拉开被子,将翠环一下裹了起来,猫一样冲出门外,对着翠姑说:“翠环没来呀!”见翠姑一脸疑惑,他又说:“你来看呀,她真的不在。”翠姑伸头往屋里扫了一眼,屋子本来很小,藏不下人,床上的被子拥成一团,她迟疑地往外走,心里半信半疑,见东北神色有异,想再踅进屋去,又有些犹豫,这时的东北说了一句让翠姑宽心的话:“翠姑,你放心,我不会同翠环好,她还是一个小娃娃,再说,我也不配她嘛。”

  翠姑走了。她是奉五爷的命令来找翠环的。

  但东北的话,翠环在被窝里听见了,妈一走,翠环就从被窝里坐了起来,东北一回来,她就哭了起来,胡乱套上衣服,跑了。

  好几天东北都见不到翠环的面,他去翠姑家,几次被挡驾。这一拖就打乱了东北原来的计划,好几天以后,他悄悄跑出壁虎道,去毕拉村寻白洁,果然那里已人去楼空──白洁已不知去向。这个结局其实是在他的预料之中。除非他守着她,但这是不可能的,东北不可能守她一辈子。世界上的事儿,守是守不住的。

  东北估计她又回到了金莲舞厅。再去找她,又能怎么样呢?

  东北一下失去了两个女人。

  他垂头丧气地找到吴葵正,说:“我怎么办?”

  吴葵正却说:“你问我,我问谁去?我怎么办也没弄清楚呢!我们怎么办?我们就这样呆在壁虎村?”

  “呆一辈子?”东北丧气地说。

  “世界上最好的办法是逃避,三十六计,走为上。你最好一走了之,天下之大,我就不信没有第二个壁虎村。你走了,翠环就不存在了,那个白洁也不存在了,你走吧。”

  “我走不开了哩。”

  “对了,沾上的事儿就甩不掉,这就是命。”

  “你是激将法呀!”

  “对了。留下来,走着瞧。”

  “哪,我们怎么办?”

  “是呀,我们怎么办?”画家也插嘴说。

  “我想,世事会变,等着瞧吧。”

  吴葵正说的没错,这个寒冷的冬天过去,春天就发生了更令人意外的事,整个壁虎村注定了要卷入新的风暴。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备案号:湘ICP备05003889号

风雨同舟家园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 联系人:风雨同舟家园 QQ:1635880366